【UCan】在路上·2017 | 李郁+刘波

优看2020-04-28 04:54:55



2013年开始,由关山月美术馆主办的“在路上”系列展览着力于对中国新一代当代艺术创作的文献性整理,在关注国油版雕传统媒材及其延展生成的新艺术现象之后,第5届展览关注新媒体艺术。新媒介被艺术界广泛接受并作为一个具有相对统一内涵的共识性艺术类型,是从1977年第六届卡塞尔文献展开始的,主要是指利用试听媒介及其传播网络的艺术方式,后来也逐渐将互联网和高科技艺术纳入其中。


在参展的艺术家中,“李郁+刘波”摄影小组在长达十多年的共同创作中,对媒介之新有着独到的见解。参展作品“慢门”系列对应“快门”的瞬间,用1秒的时长传达新闻信息,并在静与动中回应早期摄影的时间属性。



“李郁+刘波”这个组合差不多有十年了,如果要专门拿出来说“新媒体”方向的创作,可能得从你们两人的小组建立的时候谈起。 


李郁+刘波:超过十年了,这种合作确实很有效率,头几年我们拍摄了很多东西。这种方法成为一种容器,把我们的各种想法装入其中,同时这样的工作也是一种武器,用来对抗无聊的生活。


对于你们来说,新媒体是不是一个着重关注的话题?或者是你们更侧重于“摄影”、“表演”还是作品背后的故事性? 


李郁+刘波:其实我一直没觉得摄影和录像属于新媒体,人类开始摄影已经两百年了,再加上"隐秘的知识",使用镜子和透镜的摄影式绘画就更早。我们确实偏重于摄影和表演,但希望这是最低限度的,比如我们作品中的人物总是面无表情,这是一种最低限度的戏剧化。摄影也是,不论做不做后期处理,都是为了呈现一种标准化的照片,成为最低限度的摄影。


楚天都市报 2011.3.14

女子开车敷面膜吓坏过路司机

昨日上午9时30分,记者乘采访车外出采访经过武昌东亭二路省文联门口时,司机突然一个急刹车,目瞪口呆望着开过去的一辆红色小轿车,吓得说不出话。原来那辆车上的女司机敷着面膜在开车。对此,交警提醒:爱美没有错,但安全最重要。


《慢门》这套作品为什么采用了黑白动态的效果?


李郁+刘波:之前的摄影作品,我们用的是比较熟悉的一种彩色胶片,而录像作品用的是数码单反,颜色很难控制,做不到最低限度,所以拍成了黑白的。


从作品中的表演来看,《慢门》不管是从选取的题材还是演员的表演,都显得更加平静,是因为选取的新闻本身越来越平静还是创作过程中处理方法的改变? 


李郁+刘波:我们录像作品其实是在用活动影像反过来思考摄影的问题,《暂未命名》是用"静态录像"重访达盖尔银版摄影的长时间曝光年代,而《慢门》也是在静态摄影和活动影像的临界点上工作,回到迈布里奇用二十四台相机拍摄奔马的那个情境之中。如果说我们录像作品变得"平静"了,那是因为这些原因让素材的选择有了更明确的范围。而且录像作品可能比之前的摄影更脱离那些新闻的文字,因为对新闻事件的"还原"一开始就不是我们的目标。


楚天金报 2011.8.17

不堪受虐 发妻清晨铁锤杀夫

据指控,王某2004年与吴某结婚后常遭受其虐打,产生了报复心理。今年3月11日晚,王某将安眠药磨碎装入丈夫常吃的胶囊药内,哄骗丈夫喝下。第二天清晨,王某拿起铁锤,朝还没睡醒的吴某猛击。后王某到派出所投案,当民警赶到其租住的公寓内时,发现吴某已死亡。


只要了解你们的创作方法,就必然将关注点转向媒体。三年之内的媒体形势从纸媒全面转移到手机阅读,这对你们的创作产生了什么影响?


李郁+刘波:我相信“媒体的形式偏好某些特殊的内容,从而能最终控制文化”,但传播媒体形式的变化,哪怕是自媒体的兴起,也没有改变而是印证了“少数人演出,多数人默默观看的”景观本质。艺术作品永远应该是对这些东西的异轨和超越。


你们两个人的朋友圈不时地发布陌生人的影像,手机拍摄给你们的创作带来了什么影响?


李郁:我对街头摄影一直很感兴趣,觉得这是摄影各个门类中发展脉络最清晰的一种,从完全的"堪的派"*,比如布勒松,到街头搬演,比如杰夫沃,中间地带则是像迪柯西亚那种,结合了人为因素和随机成分。

刘波:我很少拍陌生人,也很少用手机拍摄,主要还是使用便携照相机,拍摄对象主要是家庭和身边的朋友。


*堪的派摄影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兴起的、反对绘画主义摄影的一大摄影流派。这一流派的摄影家主张尊重摄影自身特性,强调真实、自然,主张拍摄时不摆布、不干涉对象,提倡抓取自然状态下被摄对象的瞬间情态。


李郁拍摄的陌生人


感觉这些生活中真实的瞬间同样很精彩,甚至是感人。它与你们作品中摆拍所传达的感受是什么样的关系?


李郁:我不知道手机拍摄对创作会有什么影响,也许起到看报纸的作用?倒是觉得我们的创作可能会影响到日常的手机摄影,希望有一天可以用手机拍出那种中间地带的效果。真实瞬间自然是感人的,但我长时间的手机拍摄街头陌生人,一方面是关注空间中的人,另方面也是想参与到这个时代的图像大量生产、聚集和窒息之中,然后再寻找一种改变。

刘波:我们分别拍摄这些照片跟我们摆拍作品应该没有太大关系,都是在捕捉我们感兴趣的镜头,拍摄的对象是家人和朋友可以让我慢慢去拍,所以有时间对画面和光线讲究一点。


刘波镜头中的家人和朋友


这届“在路上”的关注点是新媒体艺术,这被作为一个特殊的创作门类来呈现,你们怎么理解新媒体,如何看待和其他艺术家和作品的关系?


李郁+刘波:新媒体艺术应该是理所当然的,因为新的信息技术不断改变我们的视觉和思维方式。美术馆应该越来越多的关注新媒体艺术。但如果新媒体艺术以最快的速度被接收到景观之中,变成资本或体制乐见其成的点缀,那当然也是个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