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博览】赵卫民 —— 以摄影机作笔墨的画家·文人肖像

津门网2020-01-13 16:20:40

        几年前的一个特殊场合,认识了赵卫民兄。其人健硕爽朗,笑脸阳光,所以一见如故,结为挚友。他当时是南方某刊的摄影总监,其刊关注民瘼,弘扬美善,有文人的悲怀和担当的勇气,卫民兄之摄影创作亦合于此情怀。

    

        此后虽未再见,但仰仗现代便利的交际媒介,我还是能够经常关注到卫民兄的四海行踪和更新作品。

    

        后来看到卫民兄更多的摄影作品,才知道他的作品选题独到,思考深刻,既有人物肖像,也有风景写照。这就像我所熟悉的书法之途一样,一个人但凡能够称得起书法家,不能只会写一种书体,应该诸体兼备,且既有创作经验,也有理论造诣。卫民兄摄影艺术生涯和艺术成就,确实能够称得起摄影家这一名号的。

    

        然而本人不懂摄影技术,不了解摄影界的艺术规则与发展行情。不过,当我饶有兴趣地观摩了卫民兄作品集后,似乎觉得仍然有些外行话要说。这就是凝结在其作品中的厚重的传统文化韵味,以及其摄影作品与传统文人画艺术的相通之处。

  

        我的老师、画坛巨匠范曾先生一向认为,中国画应该“以书为骨,以诗为魂”,这可以说是他对于中国画一贯的艺术主张和美学理念。近年来更是在其名著《中国画法研究》(北京出版集团公司2015年版)中,提出了中国画三个方面的本质特征,即哲学的、诗性的、书法的。而卫民兄的摄影理念也是,在价值追求和风格表现之同时,强调摄影作品的文学性、哲学性和抒情性,所使用的取象法则也是中国画讲究的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两位艺术家可谓是不谋而合,所见略同。所以可以说,卫民兄是一位用摄影机作笔墨的中国画画家。

    

        正因为如此,卫民兄的一些摄影作品,完全可以当做传统国画艺术来赏读。比如他的《雀报图》,与宋徽宗赵佶的《柳鸦芦雁图》构图相似,画面构成的元素也很一致,都有柳丝和鸣禽;再如其《墨竹图》,与扬州八怪之一李方膺的《潇湘风竹图》颇有神似之处;其《玉人拦江图》,又与文征明的《桃源问津图》有些仿佛;等等。这样的作品不少,不能一一备举。是卫民兄随意顺手一拍,不期然而与古代画家撞衫,还是他受到这些经典的古代画作启发,而做的有意摹仿?不得而知。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卫民兄对古代优秀绘画作品极为稔熟,对于古典艺术的无比钟情,正是这些奇妙作品产生的不竭源泉。

    

        卫民兄摄影作品中充满了丰富的传统绘画因素,古意丰盈,诗意盎然,比如构图的虚实观念、用色的阴阳关系、意境的诗意创造等等,皆能在传统绘画艺术中找到影子或前身。其作品构图的虚实相应,与中国画讲究的知白守黑,有异曲同工之妙。比如其作品《港岛本色图》、《巴黎印象图》、《雅鲁藏布江》、《白杨图》等,都是黑白相间,虚实搭配,以有限的黑色色块代表物象实体,而大面积的留白,无中生有,或是水面,或是云海,给人留下了想象的空间,韵味无穷。这在国画中,也是基本的画面构图形式,比如古代八大山人的禽鸟图,当代吴冠中的南方房屋建筑等等,无不如此。其作品在用色(对摄影来说恐怕应该是用光)方面,强调黑白对立,明暗平衡,阴阳和谐,形成一定程度的色彩反差和视觉张力,达到表现主题的目的,这也是古代绘画形式美的极则之一。比如其风景照《丹霞出云图》、《雅鲁藏布江》、《太行墨色图》、《青藏高原》等等,就是这样风格的代表。在古代的著名山水画中,比如吴门四家的一些画作里,我们就能找到许多的这样作品,可以说是其汲取的对象。但是卫民兄在其人物肖像作品中,也能将这种阴阳明暗关系运用得出神入化,炉火纯青,比如《万科王石》《刘永好》《主持人白岩松》《画家陈丹青》《美食家大董》等,皆是其例,可以说是其刻意创新的地方。如果说上面两种元素属于形式美的技法摹仿或经验学习,那么,大量弥漫于卫民兄作品中的诗意笔法,与传统的文人画表现风格完全对接,则是意境高远的内涵表现了。比如其作品《布达拉宫》《江南梅雨图》,线条简洁,画面空灵,很像是梁楷的简笔画,《大漠驼草图》《大理三塔图》,逸笔草草,随意皴擦,则更像是徐渭手下的大写意画作。至于表现天人合一、生命自然内涵的作品,如《雍和宫》《柿子树》《大漠绿洲图》《嵩山行吟图》等等,本身就是一种中国传统理念的表达,也无待用什么摄影技术和构图形式了。

    

        非常有意思的是,卫民兄表现中国题材的作品如此,而即使表现外国人物和异域风情的作品,这种传统文化艺术的理念也处处可见,熠熠闪光。比如其作品《教廷图》,画面构图就像中国古代的阴阳鱼图案,左侧的黑色建筑是阴鱼,右侧的白色天空是阳鱼,建筑边棱中的一条白线和天空中飞翔的小鸟,则是阴阳鱼的鱼眼,惟妙惟肖,奇妙无比。《上野樱花图》虽然有些和式的禅意,但画面呈现的艺术风格,明显与宋代宫廷花鸟画《绣眼图》有似曾相识的感觉。用中式手法表现他国题材,依然是自然而然,如羚羊挂角,不露痕迹,洵为高手。

    

        卫民兄摄影作品的诗意表达,从其为作品取名上也可以看出来。一般的摄影作品命名,往往就是非常直白地告知读者作品要表达的信息和数据,比如时间(拍摄时间的记录)、地点(即使有些文学性的表达,也是固化地标志)、人物(名字或者职业)、地点(风景名胜的名字)等等,而卫民兄的摄影作品,尤其是一些风景题材,往往与古代绘画名称相仿佛。比如《蒹葭吟风图》《江南梅雨图》《洱海听柳图》以及《禅意少林》系列等等,画名与画面非常协调相配,且颇能体现作品中蕴藏的诗意内涵。

    

        另外,从卫民兄艺名一灯、墨客摄影的选题命名,也可以看出来他的艺术理念和价值取向。如他所言,在拍摄人物之时,他往往只用一只灯,这样可以使得作品画面简洁,所以如此,也是外师造化的一种结果,因为自然光情况下也只有一个太阳。而这其中的深层意蕴在于,“一”是中国传统哲学里的代表性数字,一元论在东方哲学里具有重要地位,基本上是中国传统艺术的思维模式。而他把自己的题材风格称为“墨客摄影”,则是摄影家给自己做了人文情怀的定调:“无论是花鸟或山水,都参照了中国传统文人画的艺术思想,或许有某种传承,例如传统文人画所具有的文学性、哲学性、抒情性和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法则,也都是我创作中追求和探索的东西。”

    

        凡此种种,无不显示出作者深厚的国学功底和执着的古典情怀。他在艺术创作中态度是极为传统的,或者说是有意识地向中国传统绘画靠拢,惟其如此,才形成了卫民兄迥然与众不同的个性风格,且有内涵,有情调,有追求,有精神。正如他自己宣称的那样:“今一灯之墨客摄影,寻乎士之心境,全不在于器具与技艺,形制于摄影、神出于摄影,写我意、画吾心、吟乎情、奏于呼吸。所求者,山水风物,皆精神归隐也。自由快乐,寻大自在。”

    

        古语有云: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非仁者,更非智者,只是一位从事历史教研的人文社科工作者,所以从卫民兄摄影作品中读出了浓重的传统文化意蕴和古典艺术精神。当然,卫民兄的作品题材广泛,形式多样,技法精湛,内涵丰富,博大精深,气象万千,惜哉在下受知识能力所限,不能尽道其详。一己之见,不敢自矜,惟冀卫民兄及读者诸君批正为盼。

    

        言不及义,权作序言。

 

朱彦民


岁次丁酉流火之月草于津南果树园


(朱彦民,南开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天津市国学研究会会长。)


白岩松


编剧赖声川


陈丹青


陈佩斯——自己拉自己一把


慈善家邓飞


谍战剧作家麦家


樊建川


冯仑


画鸟的叶永青和飞来的鸟


姜昆


李敬泽


盲人歌手周云蓬——他比任何人都渴望光明,但他充满人文精神的内心却能光照众人


童话作家郑渊洁


许鞍华导演


杨锦麟——有报天天读


作家阿来


作家东西


作家冯唐


作家韩寒


作家贾平凹


作家九把刀


作家莫言


作家王跃文






赵卫民


艺术家介绍:

·       著名文化肖像摄影师、文人风景摄影师

·       一灯摄影工作室艺术总监

·       全球摄影网专家顾问

·       曾任广东省摄影家协会商业摄影委员会顾问

·       广州市广告摄影专业委员会指导委员

·       江苏省广告摄影专业委员会指导委员

·       浙江省广告摄影专业委员会指导委员

·       CCP《中国商业摄影》主编、《摄影之友》杂志编辑部主任

·       PHOTOGRAPHY《摄影》杂志总编 、香港《摄影世界》杂志主编

·       南方都市报风尚周报图片总监

·       南方周末精英杂志图片总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