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着相机来从军

大别山的钻山豹2020-04-14 18:31:18
点击标题下「大别山的钻山豹」可快速关注

小编按:作者王宗玉1961年参加工作,1971年入伍在南字610部队服役,1975年入党。1977年调入军区工程兵苏州修理大队任放映员,1980年退役后转职员先后任干事、三队副教导员、副书记。1994年单位整编为军区司令部坦克工程机械修理大队修理保障队后,担任书记(副处),后归属装备部上海工兵器材库仍为修理保障队任书记(正处)直至退休。现发布王宗玉战友撰写的回忆《背着相机来从军》,供战友们欣赏。

大别山金寨县风景诱人,县城梅山四山环抱,清沏的史河水从城中心潺潺而过。站在高高的山峰上远远望去,山峦起伏,烟波叠荡,充滿着勃勃生机和灵气。春天,满山遍野到处是映山红和兰草花的芬香;到了秋季,有数十种野果,深藏在崇山峻岭之中掛满枝头。这就是我的家乡,我入伍的地方,也是被许多610部队战友视为的第二故乡。

1

与610部队结缘

早在1965年前后,解放军就来到了这片土地。也不知是从哪一天起,梅山的街道上、商店里,总会出现三三两两解放军的身影。但光顾最多的还是我的工作单位——梅山照相馆。

也就是从那一年开始,我们照相馆就成了县城里,最热闹,生意最好的场所,特别是星期六、星期天,总有一辆辆草绿色的军车载着解放军涌入照相馆。有新兵、有老兵,个个神采奕奕,生气勃勃,为拍一张照片,那真叫争先恐后。

后来我明白了,我们县的龚店驻扎了一支部队——南京军区工程兵的南字610部队。从此,我就和610部队结下了不解之缘。 

上世纪六十年代,各行各业都响应党的号召,上山下乡为工农兵服务,照相馆也不例外。当时,龚店驻扎的是四营。营部派人来联系,要求照相馆到营地服务。我和我的师兄,最先受邀。

第一次来到龚店。感到特别的新鲜。一排排整齐的茅草房,分别坐落在小路旁和山坳里。一支支操练归来的队伍,迈着整齐的步伐,从身边走过。还有那一声声嘹亮的军号,特别悠扬动听。

金寨县附近的梅山水库

我们吃住都被安排在营部。去的次数多了,和营部的官兵都混的很熟。包括营首长和营部战士。尤其是通讯班长朱遂安(以后我在十五连当兵锻炼时,他已经是连队指导员),每次吃饭前列队唱歌,都是他打拍子。他那指挥的神态和表情,至今记忆犹新。

最早,小关冲是二营营部的所在地,也是我们经常来拍照的一个点。教导员蒯本立和王营长对我们都非常热情。特别是外号叫郭厚皮的技术员(1963年入伍的盐城兵)风趣、幽默;外号叫郭黑皮的通讯班长(1965年入伍的句容兵)内向、又活泼;再加上我师兄也是个热情大方,能说会道的人,只要大家碰到一起就玩笑不断,非常热闹。

2

见证了一段支左历史

1966年下半年,文化大革命开始,金寨县和全国一样,各单位纷纷成立战斗队、造反队。一时间,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风起云涌,如火如荼。

1967年3月,南字610部队进驻金寨县支左。这一年,两派斗争愈演愈烈。我还清楚地记得,一次在梅山剧院的集会上,南字610部队的军代表给对立的两派传达中央文件。开始没几分钟,突然剧场外一阵骚动,紧接着就冲进来一批扛着大旗,号称“五湖四海造反兵团"由几十个外地流串人员和少数本县人组成的队伍,喊着口号,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企图冲击会场,制造混乱。此时,军代表的声音已被淹没在口号声中。

文革中作者(右一)参加欢庆“最高指示”发表

忽然,舞台上发出了一个宏亮的声音,压倒了全场骚动:"领头的是什么人,立即给我退出会场!”那严厉的气势震住了整个剧场。我当时就坐在剧场的后排,即刻站上长条椅向舞台上望去,这时台上又多了几名解放军。大家立刻就认出了站在最前面的就是610部队的最高首长于忠芬主任。他那标准军人的风度和气魄,一看就叫坏人胆寒。大概是被于主任的威严给震住了,这帮人灰溜溜地退出场外,场内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首长,并亲身经历见证了首长的威望。正因如此,金寨在文革中基本未发生大的武斗事件。

同年,还有一件事是发生在我当时所在的县饮食服务公司。在批斗当权派期间,有一个造反派小头头,即公司下属单位的经理,在批斗会上打伤了县饮食服务公司领导。不过那个小头头也是个老干部,其级别比我公司领导还高。但职工普遍是拥护挨打的公司领导的。

这件事被于主任知后,他把这造反派小头头叫到支左办公室,狠狠地批评教育了一顿,并当面斥责他:你,级别高,水平低!于主任在当时那个极左思潮的年代,顺应了民心,扶持了正气,稳定了局势。

在金寨长期支左的是610部队政治部吕忠政副主任。1968年上半年金寨成立了革命委员会,吕副主任当选革委会主任。此后几年,吕副主任就一直担任革委会主任。据金寨一些老人回忆,在吕副主任主政期间,对恢复工农业生产,解放老干部,落实知青政策及各项事业,都作出了重要贡献,给金寨老百姓留下了很好的口碑。

那个时期,山区的农业生产还是比较落后的。在吕副主任领导下,县里组织抽调由县各单位和支左解放军组成的一批农村工作队,下到全县各公社,进行社教活动。这一次我也有幸被选派参加,并和支左的三位排长:肖德祿、王德义(句容人),徐玉清(宜兴人),共同被分配在深山老林的燕子河、天堂寨地区。

作者(前排左一)和三位排长去山里支左途中,王德义(后排左一)、肖德禄(后排左四)、徐玉清(前排右一)

当时,这个地方交通非常不便,没有公路,不通车。全是崎岖山路,羊肠小道。我们背着行李,走了二天才到达。好在一路上风景优美,一伙人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一路说说笑笑也就不觉得累了。

这次我在大山里约半年时间,为农业学大寨,产量超纲要,宣传党的方针政策出了一把力,经历了艰苦,得到了磨练,使我终身难忘。

3

背着相机来从军

梅山是个小县城,人口不多,街道整齐,两旁的梧桐郁郁成荫。大概是六九初的某一天,就是因为这梧桐树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故。一辆军车搭载了几名战士到梅山拍照,在卡车进入街道时,其中一名战士不注意伸头撞上了梧桐树枝,因伤势较重,不幸身亡。

这件事震动了工区首长,也许因为这起事故,改变了战士拍照难的问题,也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作者(后排右一)及梅山照相馆人员欢送王正祥(前排左二)、韩宝灿(前排右二)培训结业。

1969年9月部队选派了王正祥、韩宝灿两名战士,到梅山照相馆培训摄影技术。当时我们照相馆的人都很好奇,部队也开照相馆在当时可是个新鲜事。

三个月后培训结束,为确保顺利办好照相馆,部队要派一名师傅作为技术指导协助一起工作。由于我已有八、九年的工作经历,因而被选派,成为部队不穿军装的一员。

当时照相场地是借用工区机关旁边独山茶场的几间磚混瓦房。在我们未到之前,照相器材,灯光设备以及生活用具等已全部由宣传科杜鹏科长主持操办备齐。我们在很短时间里就正式开张为部队服务了。

作者(左一)入伍后与王正祥干事在工区机关合影

我和王正祥一块在摄影组里渡过了一段非常愉快的时光。他喜爱音乐,曾经到安徽省文工团培训学习拉手风琴,所以手风琴拉的很好。我也同样爱好音乐,经常向他请教。那个时期纪录片"长征组歌"放映后,风靡全国。我和他在工作之余,经常学唱"组歌"里的每一首歌曲。

1970年,地方开始搞"一打三反”运动,要求人人必须参加,接受思想教育,我也不例外被调回梅山参加运动。与此同时,工区宣传队成立京剧"智取威虎山"剧组,王正祥被调任宣传队担任领导工作,这样一来摄影组的运转就遇到了麻烦。直到年底我又被召回独山。

一天,部队首长于忠芬主任突然来到摄影组,问长问短,了解我们为部队服务情况,我们一一作答,在他满意地点头要离开时,又回过头来微笑着问我:小王,愿不愿意当兵啊?当时我毫不犹豫地连声回答:愿意,愿意。就这样我十来天后就穿上了军装。

说心里话,我怎么也没想到真能当兵。因为我的家庭属于社会关系复杂的一类。在那种政治大环境下,连基干民兵都轮不上的人,怎么能当兵呢?当时于主任走后,我在一阵兴奋之余,冷静下来思考:不可能,是万万不可能的事。政审一关就象高压线,谁也碰不得。此后的十来天我的心情很平静,我把主任的话就当是长辈对晚辈的关心,随便聊聊天的家常话。告诫自己,不能真有这个奢望。

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做梦都不敢想的事,居然成为现实。主任的这一拍板,等于就是对我政治生命的解放。

作者刚入伍的留影

我在去司令部军务科报到时,军务科王科长出于关心,嘱咐我:小王,兵是当了,进步的问题入个团就可以了,其它就不要多想了!可想而知,我能当兵是多么的不容易。

当兵的第三个月,一次去饭堂的路上,迎面碰上唐参谋长,他半开玩笑调侃说:小王,看看你走路腰弓的象个大虾,下到连队去锻练锻练吧!

作者下连锻炼留影

就这样我被下到标兵连十五连。在连里我和战友们一起在坑道里施工奋战,一起埋雷、排雷训练,以及站岗放哨,样样经历过,真正尝到了当兵的滋味。体会到当一名工程兵的艰苦和当兵的意义。

摄影组编制在宣传科电影组里,也同样担任着部队的文化宣传工作。包括摄影报导,幻灯制作,以及重大要事的拍摄纪录等都作出了一些贡献。

电影组合影,后排 从左至右:张海军、徐尔、马其生、陆矛,前排从左至右:王宗玉、闫信洪、曹阳

我们还经常下连队。由于部队驻地分散,要服务到每个战士是很困难的,一般我们就去一些驻地较远,交通不便的地方。印象最深的是和战友胡金山,二人远赴皖南山区泾县,为三营战士服务。还有一次也是我们二人,来到更加偏远的部队定远农场。在那里我们看到了战士辛苦耕种的大片农田,深受感动。

 后排从左至右:胡金山、张干事、王正祥、王宗玉,前排从左至右:王干事、刘开星、石崇达。

除此以外,我们还为友邻部队排忧解难,提供方便。一次南字408部队一批转业干部(包括张春桥女儿)约二十多人需要拍照,时间紧,任务急,而且这些人因工作原故外出不便,根据他们部队提出的要求,我们就上门服务,加班加点第二天就完成了任务。   

还有一次126医院有一位护士被评为先进,院里作为典型需要宣传她的先进事迹。我被医院的王干事请去拍一组宣传片。回想这次拍照的经历,记忆最深的是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洋相。当时,根据这位护士的事迹,安排拍摄十几张照片,其中一张是手术室的工作照。为了真实,不摆拍,我选择了正在为一名战士真刀真枪地动手术时拍摄,当时,我站在凳子上居高临下拿着相机对准护士和主刀医生,全神贯注地调整焦距。突然,我头一暈,眼晴发黑,歪歪倒倒地摔了下来,原来我是见血就晕。当然,任务还是完成了。

作者(右)与部队首长于忠芬合影

几十年前的往事已经远去。但对610的感情,对部队首长的感情,对周围战友的感情,一直刻在心里,无法用语言倾诉。我就用几句话来表达:

雄师跃进大别山

曾有我的身影,相随相伴

一座座610的军营

也有我留下的脚印一片

首长的厚爱,战友的情感

伴我一生成长,终身无憾

我与610的情和缘

今生今世,难舍,难分,难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