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银行“嫌贫爱富”,这家银行为什么选择“坚守农村”?

中国企业家杂志2021-02-23 11:47:47

作为大型国有商业银行中最年轻的行长,吕家进是如何带领团队在农村金融市场开辟出新天地的?

/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胡坤  

编辑|米娜    摄影| 史小兵


顶着7月酷热的阳光,家住江西省瑞金市黄柏乡龙湖村的邓罗庆带着工人们修剪果园里的脐橙树。他们耐心地将每一根树枝上的末梢剪去,这样树上的脐橙就能吸收到更多的养分。4个月后,这批脐橙就会成熟,陆续出现在全国各地的超市或水果摊位上。


瑞金地处赣南,这里红土肥沃,气候适宜,是脐橙的理想种植地,赣南脐橙也风靡全国。但是,没有种过脐橙的人可能想象不到从事这一行的资金压力有多大。橙树3年才结果,6年才进入丰产期,而在此期间,需要不停地投入。在2015年之前,家境并不富裕的邓罗庆只能勉强维持着自己的20亩果园。


2015年5月,当时还是中国邮政储蓄银行瑞金支行客户经理的邹皓在“送贷下乡”过程中,了解到邓罗庆的经营困难。不久,邓罗庆从邮储银行获得了一笔80万元的贷款。利用这笔贷款,他将果园的规模从20亩扩大为260亩,一跃成为种植大户。2016年8月2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瑞金黄柏乡视察万亩脐橙基地时,与作为返乡创业青年代表的邓罗庆亲切握手,这让邓罗庆成了当地的“名人”。


回想起来,邓罗庆觉得自己特别幸运,正是因为这笔“偶然”获得的80万元贷款,自己的事业和人生轨迹因此而改变。但这跟幸运与否无关,也谈不上“偶然”。事实上,邹皓走遍了瑞金市所辖的17个乡镇,筛选出了一个个像邓罗庆这样的种植能手。从这个角度来说,邓罗庆获得贷款是迟早的事情。


邹皓是邮储银行数万名信贷大军中的一员。当部分金融机构视繁琐、利薄的农村金融为鸡肋,忽略农村市场的时候,邮储银行却反其道而行之,在农村市场深耕细作。目前,邮储银行的营业网点近4万个,覆盖了中国近99%的县域地区,形成了一张覆盖全国农村的巨大网络。


依靠网络、队伍、资金等资源禀赋优势,邮储银行针对农村信贷需求“短、小、频、急”的特点,累计发放小额贷款超过1.3万亿元,笔均仅7万余元,解决了近千万涉农经营主体资金短缺困难。截至2017年一季度末,邮储银行涉农贷款余额达9800多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26%。


“农村地区是国民经济发展中的薄弱环节,也是一片蓝海,这里确实需要一家像邮储银行这样的金融机构来为农村客户提供金融服务。”中国邮政储蓄银行(下称“邮储银行”)行长吕家进对《中国企业家》表示。


作为全国大型商业银行行长中最年轻的一位,吕家进一直很低调,他拒绝谈论和个人相关的一切话题。在此次《中国企业家》记者对他的专访中,他也谢绝谈论关于自己的“从业经历”、“领导风格”之类的问题,仅希望把关注点放在邮储银行的转型与发展上。


在吕家进担任行长的几年间,邮储银行完成了“引战”和“上市”等重要工作。2015年,邮储银行引进瑞银、中国人寿、中国电信、加拿大养老基金投资公司、蚂蚁金服、摩根大通、FMPL(淡马锡全资子公司)、国际金融公司、星展银行及深圳腾讯等十家战略投资者。2016年,邮储银行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成功上市,正式登陆国际资本市场。


来源:CFP


在农村地区实现了广泛覆盖的邮储银行也在积极发展城市业务,但这并不意味着邮储银行会放弃农村。“我们会一直坚守农村金融服务,巩固这一特色和优势。”吕家进说。


县域之王


邹皓从瑞金市区开车到邓罗庆所在的黄柏乡龙湖村,只需要20分钟,但邓罗庆拿这笔贷款却等了6年——2009年他创建了自己的果园,直到2015年他才获得了贷款。


同15公里外的瑞金市区相比,黄柏乡所在的乡村似乎是另一个世界,一个被金融遗忘的世界。直到现在,邓罗庆也就见过邹皓这一位银行贷款工作人员。此前他也从来没有想过去银行申请贷款,这对他来说似乎遥不可及。


十八届三中全会首次提出要发展普惠金融,而针对“三农”的金融服务是普惠金融最重要的任务之一。在最近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再次强调:“要建设普惠金融体系,加强对小微企业、‘三农’和偏远地区的金融服务。”


一般来说,一个社会最强调的,往往也是其最缺位的。农村金融之所以被反复提及,也正是因为金融服务在农村地区的稀缺。而这背后的原因在于:农村地区征信体系不完善,农户缺少信用记录;农户或其他经营主体在申请贷款时,难以提供银行认可的担保物等等。


目前全国有少数农村地区在实行承包土地的经营权和农民住房财产权“两权”抵押贷款试点,但也仅仅是试点而已。就算这“两权”将来可以抵押,之后如何处置也将会是一个难题,因为农村缺少处置这“两权”的渠道——未来一旦发生违约,银行获得了农民抵押的土地和住房或者宅基地,又将如何变现呢?


正是基于农村金融的这种现状,一些金融机构选择了从农村市场退出或者收缩,对县域及县域以下的网点进行了撤并,这使得广大农村地区的金融服务更为薄弱。而邮储银行却选择继续深耕县及县以下地区,形成了一张对县域地区基本全覆盖的网络。


对于这张网络,陈志的感受很深。他是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派驻在江西的业务经理。在江西,公司像他这样的业务经理只有3名。他不仅负责江西南部地区,还负责与之相邻的福建东南部的一部分地区。而仅仅在瑞金市,邮储银行就有12名客户经理,其中10名负责涉农业务。


此外,在瑞金市的17个乡镇中,邮储银行在其中的10个乡镇设立了营业网点。剩下的7个乡镇,邮储银行虽然没有设网点,但也设置了“助农取款服务点”,满足百姓日常基本金融需求。通过培训,这些“助农取款服务点”的商户可以承担前期业务知识宣传、客户信息搜集等工作,这使得支行的客户经理下乡一次就可以批量办理多笔业务。



邮储银行信贷客户经理了解脐橙种植情况


“目前,邮储银行的近4万个网点中,约71%分布在县域地区,个人客户超过5亿户。”吕家进介绍道。


除了针对农民的金融服务外,在推动新农村建设和农业现代化方面,邮储银行已成为了一支无法忽视的力量,它的根深深地扎到了农村的每一个角落。“这些年,我们在农村地区形成了一个网络,建立了一支队伍,推出了一些标准化的产品,同时也拥有了一批客户。”吕家进说。


定位


邮储银行的历史可以上溯到1919年开办的邮政储金局。但邮储银行的成立时间却比较短,是中国最年轻的大型商业银行。


2005年,当时还是辽宁省邮政局副局长的吕家进来北京中央党校学习。学习结束后,他没有回辽宁,而是被一纸调令调到了筹建邮储银行的工作组。从最初的政策讨论、方案设计到后来的运营、改革等等,他都算得上是参与者和见证者,也是领导者之一。他清楚地记得,2007年邮储银行成立的3月20日,是农历二月初二。


在邮储银行成立时,国家对其给出了独特的定位。10年之后,吕家进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仍能熟练地将这段文字背出来:“依托邮政网络,坚持服务‘三农’、中小企业和城市社区的定位,与其他商业银行形成良好互补,支持国民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


这一战略定位决定了农业、农村和农民这“三农”必须是邮储银行业务的重点。这一战略定位,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变过。


邮储银行的这一战略定位与其独特的网络资源禀赋有关。经国务院同意并经中国银监会核准,自成立起,邮储银行就依托中国邮政集团公司的代理网点,建立了中国银行业唯一的“自营+代理”运营模式。“代理网点与自营网点共同组成了有机、庞大的网络,使邮储银行能充分发挥遍布城乡的比较优势,为城乡客户提供高效、便捷的基础金融服务。”吕家进说。


当时国务院要求“依托邮政网络”,但对于邮政的这些网点,筹建组有三种意见。一种意见是把全部网点都划入银行,但这样可能导致在县域及县域以下地区营业网点太多,包袱太重。第二种意见是只在中心城市设立网点,放弃县域,但这样邮储银行就成了一家小型的商业银行,和国务院给出的定位不符。


最终,经过多次的调研、讨论,筹建组选择了第三种方案,就是邮政的原有网络成为银行的代理网点,同时银行自建一部分网点,这就是邮储银行的“自营+代理”模式。


这种模式现在看来似乎很简单,但在当时,却算得上是一个大胆的创新。吕家进说,也正是得益于这个创新,邮储银行才在短时间内拥有了一张覆盖全国的网络,也正是因为有了这张网络,邮储银行才能在广大的农村地区扎下根来。


目前,相比于其他在农村地区力量薄弱的金融机构而言,邮储银行是普惠金融的有力践行者。


“过去10年,邮储银行结合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需要,坚持差异化的发展策略,走出了一条独具特色的普惠金融商业可持续发展道路。”吕家进说。


而正是因为这些,使得邮储银行上市时得到了境内外投资者的认可。2016年9月28日,邮储银行在香港联交所上市,从募集金额看,是两年来全球最大的IPO,也是六年来最大的H股IPO。在香港公开发售方面,超额认购2.6倍。国际配售部分也获得多倍超额认购,引发全球投资者的高度关注。


在英国《银行家》杂志最新公布的“2017年全球银行1000强排名”榜单上,邮储银行以2016年末总资产8.27万亿元位居第21位。截至2017年一季度末,邮储银行总资产已达8.49万亿元,并在利润增长率、不良贷款率、拨备覆盖率等多项指标上在中国银行业处于领先位置。



“经过这10年的发展,我们终于可以说,邮储银行已经从一家‘只存不贷’的准金融机构,转型成了一家现代化的大型零售商业银行。”吕家进说。


坚守


在成功转型成为一家现代化商业银行之后,吕家进称邮储银行在下一个10年的目标是——“国内一流”,也就是要成为国内一流的现代化商业银行。为此,邮储银行要开始“补短板”,就是把国内其他商业银行的先进指标挑出来进行“对标”,争取在各项核心指标上都处于领先地位。



近几年,邮储银行也在利用自身的资金优势介入交通、能源、电力、城建等大型项目,不同于农村地区以普惠金融服务为主,这些客户与项目主要分布在城区,而这也意味着邮储银行要和其他商业银行直接竞争。当本刊记者称这种战略是“农村包围城市”时,吕家进笑着说:“应该是‘从农村进入城市’,”不过他马上强调,“这并不是说我们要放弃农村。”


“2016年,我们成立了三农金融事业部,强化农村地区的机构和队伍建设,就是要进一步夯实农村金融服务的基础。”吕家进说。


近年来,随着移动互联网浪潮的冲击,传统银行网点的业务量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影响,一些银行出于成本控制的考虑,对网点进行了缩减。事实上,邮储银行这几年的电子银行业务发展也十分迅猛。


目前,邮储银行已建成网上银行、手机银行、自助银行、电话银行、“微银行”在内的全方位电子银行体系,形成了电子渠道与实体网络互连互通,线下实体银行与线上虚拟银行齐头并进的金融服务格局。近期,邮储银行还推出了二维码取款模式,并全面支持银联二维码支付,以满足客户方便快捷、多场景的金融服务需求。


数据显示,目前邮储银行电子银行客户超过2亿户,手机银行客户近1.5亿户,电子银行交易替代率达80%以上。2016年,邮储银行全年电子银行交易笔数达122亿笔,同比增长63%;交易金额10.5万亿元,同比增长36%。


不过吕家进表示,虽然邮储银行的线上业务增长很快,传统网点的线下业务占比降低,但其绝对量并没有下降,因此邮储银行会保持网点数量相对稳定,同时推动网点向智能化、轻型化、小型化转型,以此来提高效率、降低成本。


邮储银行江西省宁都县支行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本刊记者,他曾经去过宁都县所属的一个村,发现这个村里只有老人和小孩,年轻人基本外出务工。这些老人对智能手机并不熟悉,有的用的还是功能机。他们甚至对银行卡都不信任,他们只相信存折,只有看到存折上打印出来的数字心里才踏实。“如果把网点撤了,让这些人怎么办?”这位工作人员说。


吕家进也表示,邮储银行在“补短板”的同时,也会“拉长板”,就是继续推动在农村地区的发展。他非常看好农村的潜力,认为随着农业生产的规模化发展、产权制度的改革再加上工商业资本的“下乡”,农村金融未来的前景将十分广阔。“不要用老眼光看农村,未来一些经济发达的农村地区并不会比城市差。”他明确表示,农村依然是邮储银行的战略重点,邮储银行会“坚守农村”。


“未来邮储银行将以三农金融事业部统领全行‘三农’金融业务,在网络建设、产品研发、队伍打造、服务升级等方面加大力度,努力探索出一条大型商业银行致力于服务‘三农’的普惠金融发展之路。”吕家进表示。


邹皓也在坚守。现在他虽然已经是支行长助理,但依然奔走在乡村第一线。在瑞金市的225个行政村中,他走访过的差不多已经有100个了,他希望未来能够将剩下的都走一遍。


和邮储银行一起坚守的还有它的客户们,这其中也包括邓罗庆,他打算再找邮储银行贷款建一个200平米的仓库,为打造自己的赣南脐橙品牌做准备。


胡坤 hukun@iceo.com.cn